按:我想可以在这里发一点关于这件事情的内容。所以,下面是我昨天夜里写的一些东西。

我跟咸蛋说过的话不那么多,数都数得过来。我们没有那么熟。她的死对我来说很离奇。她开开心心地跟我和冠霖开玩笑说他跟我是一对好像还在眼前。她也自杀过好几次,每次我都好担心。但最后都没有事情。她每天在微博上面像以往一样发着有的没的的牢骚,直到后面我就不花时间看微博了。然后某一天下午我偶然在电脑上面访问微博,看到冠霖说她死了。就这样了。

我以前一直相信中国的 clikkies 是特别的。我绝对不会认为“这只是另一个饭圈罢了”。我相信这个群体有特别之处,我们就像戒酒会成员一样,可以互相倾听,互相帮助,互相理解。我把自己的信任放置给了这个群体里面的其他人 - 我开始加入群组,和别人认识。这对我来说都是新的。我幻想自己和别人在这里可以找到更多有爱的人,甚至理解对方,治愈对方。

最近几周,我放弃了跟大多数人的接触,甚至在 Moke 里面 mute 掉了所有认识的人。我开 Moke 或者微博的次数也降到了最低。我尽可能和网路世界脱离联系,因为那里没有什么值得让我开心的信息。那里的所有信息让我感到厌烦。我不再考虑这个群体,以及里面的所有人。

然后咸蛋又上了微信。然后她又跟我联系了。然后她问我买了 Ned 公仔。然后我还没问她要钱,她自杀了。

她在网上应该有很多很好的朋友。相比而言,我们不是那么相似的人。我有过极为同情她的时候,也在最早的时候觉得她不怎么样。她恨过这个群体里面的所有人,我跟她劝导过很多,但大多数时间我只是保持友好的距离,因为我没有什么理由去和她接触太多。就像我跟大多数人的接触一样。

还有什么值得庆祝或者娱乐的呢?我们当中所有人都认识的一个人死了。我昨天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如果这只是追星的话,这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还要浪费这些时间呢?

这就是我想的。

写于 11 月 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