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 one pilots 的回归并不意味着 Tyler Joseph 也回归了。到目前为止,只有 Josh Dun 在线上和线下活跃着,而 Tyler Joseph 呢?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甚至他的爸爸都不知道。11 日,Chris Joseph 在 Twitter 上面向大家发问:我儿子去哪了?

💭jus thinkin…I’m the kinda dad that knows what’s going on with his family. Btw, where’s Tyler been?

— Chris Joseph (@chrizjoseph) July 11, 2018

7 月 12 日,BBC Radio 1 与 Josh Dun 进行了通话。在电话中,Josh Dun 并没有解释 Tyler 去了哪里 – 主持人看起来也不感到奇怪。Josh 说他“现在在 Trench”。他还说他已经有一年时间没看到别的人了。


如果你看了 twenty one pilots 的最新音乐录影带以后一头雾水,这一点都不奇怪 – it was meant to confuse you. 要理解这支音乐录影带,你必须回到 dmaorg.info 这个网站上。

@twentyonepilots资讯 写了这篇文章存档)来尝试解释《Jumpsuit》音乐录影带当中的意涵。这也给了我很多启发。

这篇文章解释了影片当中的许多意向。德玛的大主教 Nico 在克兰西逃出德玛后找到了他,并让他跟随他。此时歌词唱的是”I’ll be right there, But you’ll have to grab my throat and lift me in the air.” 如果你只看前半句,你会认为这是对朋友说的话。但后半句却完全把意思反转了过来。这是对德玛(或是恶魔)说的话。你可以让我对你臣服,但在这之前必有一战。

另外,昨天影片的导演 Andrew Donoho 在 Instagram Stories 发了一张影片筹备时画下的分镜图。

另外,关于影片是何时拍摄的。@Jishwa 发现 Andrew Donoho 在 16 年 10 月左右去了冰岛。那片地方就是后来《Jumpsuit》拍摄的地方。但我认为这并不代表音乐录影带就是在此期间拍摄的。很显然,导演在选取拍摄地会挑选自己印象深刻的地方。而 2018 年的歌在 16 年就已经拍摄完毕,这太过离奇,而且缺乏证据。

另外,根据 Josh 在 BBC Radio 1 里面所说的,《Jumpsuit》是在 Blurryface 时期的巡演做排练时,他们是认为现场效果挺不错所以编入新专辑的。这也与上面的理论相矛盾。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你可以考虑订阅本博客,这样每次有新文章你都会收到邮件提醒。你也可以在新浪微博或者 Twitter 上面关注 dun4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