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ler 和 Josh 谈论倒时差、现场张力、进入公众视野、MTV 表演、负面评论、艺术、看自己的演出、真诚性、一点点的怀疑。

视频由 FaceCulture 拍摄、制作和上传,原视频地址是 https://youtu.be/g0tWGbBa-aE。我们不拥有此视频。原视频所有权利规 FaceCulture 及其相关方面所有。

相关链接:英文听写文本 | 中文翻译文本 | 中文字幕文件 | 音频文件(繁体中文文档,把链接中的 cn 替换为 tw 即可下载)

观看:在 Bilibili 观看 | 在 YouTube 观看

下载采访音频 | 11 分 52 秒)


FC: 最近都怎么样呢?

JS: 都挺好的。我们都去过很多地方。我们都有到过国外。我觉得到了现在,我可以这么说。但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太能处理好“怎么倒时差”这个问题。我们两个都是刚刚从瞌睡里面醒过来的。我刚才睡醒过来,从另一个房间的沙发上面走到这里,看到他也在睡觉,我就一下感到挺轻松的。

TJ: 乔什打起瞌睡来比我可爱多了。

JS: 才不是这样呢。

TJ: 不,你看着他打瞌睡,你就会想,“我也想要像他睡得那么香呢。”

JS: 这话不赖。

FC: 说到乐队在演出时的张力,当你们到了不同的地方,要倒时差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很疲劳?

JS: 你觉得怎样?

TJ: 我认为这个问题是这样,当你走上台以后,不管你多累,你的肾上腺素都会释放出来的。就像我刚才说的,乔什瞌睡起来可香了,看着他打瞌睡都能让我打起精神来。

JS: 我很高兴我能让你打起精神来!

TJ: 那谢谢你啊。

JS: 哈。不用谢。

FC: 过去六个月对于你们俩来说,是很重要的六个月。你们做到了很多事情。有些人把这六个月叫做你们的突破期。你们上了 MTV 颁奖典礼,做了表演。那你们是怎么看待过去的六个月的呢?

TJ: 我们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我知道的一点是,能够让你的父母能在电视上面看见你,这种感觉很不错,也是一个不错的回忆。除了这个以外,像是无论是电视表演、还是在主流市场上任何曝光,都只是一阵风。而你的事业真的要立足,要让你的音乐真正被更多人喜欢、被更多人听到,你要做现场演出,真正的演出,不是那种电视演出,或者只是一首歌的现场,而是完整的乐队和完整的一张专辑。还有,音乐节演出,我说不好,这大概是我一辈子都想一直做的事情。

JS: 我也一样。

FC: 有没有感觉你们被选择进入了公众的视线,这对你们是不是一个问题?

JS: 你刚才提到了 MTV 颁奖典礼的演出,如果直接从现在看的话,我们当时都登上了 Twitter 的搜索排行,还有很多关于我们的推文。我们看到有很多推文、负面的评价之类的。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评论,这挺有趣的,因为一般是我们开一场演出,很多人会买门票,来看我们的演出。所以一般不喜欢你的人不会过来,他们不会买门票来看你。所以我们看到的很多回应都是正面的。那么当我们的演出被推给许多人看,他们不一定就是为这个来的,他们可能没买门票,或者根本不知道有这个演出,这个时候就更有可能会,他们会说他们不喜欢,这我们觉得挺有意思的。

FC: 有没有影响到你们?

JS: 我们当时难过了,大概,三天吧。(笑)

FC: 我可以想象……

TJ: 我当时就看着乔什,然后说,这是一个高级别的活动,登上这样规模的平台,就会有很多负面的评价,认为这很差劲之类的。这是艺术,这是我们写下的音乐,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听到一首歌,一个人真诚地写下的歌,他就可以认为,“这是一首烂歌。”可能你不喜欢这首歌,但这不代表这就是俗气的或者烂歌。当然写歌需要一定程度的技巧和专业性,但是当这首歌是他在解释他在那一刻想要说出的话的时候,在表达的方法上面是没有好坏之分的。有那么一刻我就觉得,行了,我不要听他们说什么了。而那时候就是我们的核心歌迷站了出来,而且不仅仅是帮我们说话,而且,是这样,当我们被置于主流聚光灯下时,我们意识到了谁才是我们的粉丝。而这种感觉很棒,因为我们总是吓跑很多人,而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的核心成员在哪里。

FC: 你之前有谈到和粉丝的一种关系,你喜欢给他们的不只是一场表演,而是一种体验,这个体验是是指归属感的体验吗?也许我想得太多了,但我想的是一种层次结构,你想让他们也成为你们的一部分。

JS: 是的,我认为这也许是一种拥有感的体验,意思是所有人都能从里面汲取一些部分,并从中发展出他们自己的许多东西。我们也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关于他们如何的把我们的音乐变成他们自己的东西,做出这些作品,这很不错,因为呢,我们说过很多遍,但是如果只是我们两个人到各个地方去,到台上演出,而没有其他人的参与的话,这事情是不会做成的。所以,我认为是这样的。

TJ: 对我们来说,没有人比歌迷更重要了。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通过他们的有色眼镜,通过他们的角度,去想这些问题。通过这些一直以来支持我们的歌迷,通过那些想成为这一切的一部分、想要加入幕后的那些歌迷,他们想要什么。我们都不想总是害怕去担心别人会怎么想,但是有这样的驱动力不时地来临,他们的样子,他们的想法,他们的喜好,这是挺好的一件事。当我们创作新歌,当我们脑子里想出新的点子,我们就不用去猜测主流听众或者电台上面会想要什么。我们和我们的这些歌迷很熟悉,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演了很多场演唱会,我们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就是努力地保证给他们想要的。

FC: 你们会不会上看你们的现场录像,来达到这一个目标呢?

JS: 我们两个都认为看录像是很重要的。我还会在舞台上面架设不同角度的 GoPro 摄像机。有一些朝着我们,这样我们就能回看场上的录像,想办法把演出做得更好。还有一些是朝着下面的观众,用来看他们的反应和感受。这些都是研究学习的重要数据。

TJ: 看现场录像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我会感觉看自己在台上的表现,感觉很,怪。但这是我做过的最棒的事。当我强迫自己,“OK,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为什么我要说那句话?为什么我要?”同时我还会问,“OK,我感觉这个太做作了。我感觉我自己都能看穿这副面孔。”现场演出有一点好,就是只要台下的人足够聪明,他们就能嗅出来你是不是真实的,是不是真诚的。也会有些时候当你在台上,你没法感觉到他们是不是相信你,这就是我们想要在我们现场演出中改进的地方,就是尝试去感知下面的动静,和尝试不要去骗住他们,或者对他们大喊,或者对他们撒谎,或者让他们觉得我们酷得离谱。

FC: 你在这种音乐节上对曲目的表演方式会不会有什么区别?

TJ: 在这儿我们去过 Pinkpop 音乐节,我们不知道面对我们的会是什么。而这就是关于我们的粉丝、和互联网、和我们的音乐是怎么分享的一个很酷的点。我们让自己相信没有人认识我们是谁。我们每场现场演出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我们从一个本地乐队走过来,这是我们排在第一的恐惧。有没有人会过来?如果有人来的话,他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如果知道的话,他们又会不会喜欢我们?我认为这是不会变的。我觉得我们在上台前都会在心里嘀咕这些问题,特别是在别的国家,或者是音乐节。而这就是我在台上最喜欢的时刻,就是当你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怀疑,那么一点点不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