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你的精神科医生和我想给你开一种新药,”泰勒坐下后,保尔森博士说。

“什么?”泰勒问。他拿起一根紫色的棒棒糖。 “你不记得上次了吗?”

“不是抗精神病药,”保尔森博士说。 “那是一个错误,我知道。”他叹了口气,一只手理着头发。 “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是什么药?”泰勒问,解开棒棒糖,把它塞在嘴里。

“劳拉西泮。”保尔森博士说。他停了一下,“阿蒂凡。”

泰勒皱眉,“这不是治疗焦虑吗?”我焦虑吗?他心想。

“这种药也治疗失眠,”保尔森博士说。 “坦白说,泰勒,你最近有点皮包骨头了,看上去好久没睡上一觉了。”

泰勒耸了耸肩。 “我想我没事。”

保尔森博士叹了口气。 “你妈妈告诉我,她可以听到你早上三点和自己说话。每天晚上都这样。”

泰勒张开嘴,想说他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但他还是决定不说为好。

“我没事,”他说。

“泰勒,我真觉得你睡眠不足,”保尔森博士轻声说。 “你一直都很疲惫。”

“我很好。”

“泰勒,老实说,我觉得这是你最需要的,”保尔森博士轻声说。

泰勒瞪着他。 “你为什么要关心我最需要什么?”他勇敢地把身体前倾。 “我认为你并不关心,”他说,故意把手放在脸颊上。

保尔森博士的脸垂了下来。 “泰勒,”他顿了一下。 “泰勒,我非常非常抱歉。”

泰勒转了一下眼珠。 “随你。”

博士叹了口气,揉眼睛。 “我没有借口,”他说。 “但是,泰勒,这真的是为了你自己好。”他又拿出一张纸,在上面记下些什么。“我会跟你的父母讨论,一旦我得到他们的批准,我们就会给你用阿蒂凡,好吗,泰勒?”

“随便你。”泰勒又说。

保尔森博士又叹了口气,揉了起左手指的戒指。 “好的。现在,泰勒,我觉得 – “

“不要这样了。”泰勒说,很激动。

保尔森博士停了下来。 “不要怎样?

“不要每对我说一句话,都带上我的名字,”泰勒说。 “我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好吗?”

保尔森博士说:“习惯了,泰 – 习惯了。”

泰勒干涩的笑了起来,“我讨厌我的名字,”他告诉博士。

“为什么呢?”保尔森博士问道,在他的记事本上抓住一些东西。

“这会提醒我。”

保尔森博士顿了顿。 “提醒什么?”

“这会提醒我,没有人是真正独特的,”泰勒说。 “没有人是真正特别的。”

保尔森博士把他的记事本放在桌子上,看起来很好奇。 “能展开说说吗?”他说。

“当然,”泰勒说。“你知道,会有另一个叫泰勒·约瑟夫的人,也许现在没有,但是以后会有,甚至现在和未来都会有,取决于我活多长时间。”他停下来,碰了碰下巴。 “如果真的有无限的宇宙,就会有无数个泰勒·约瑟夫,说着和我完全一样的话,想着和我完全相同的事情。是的,有无数多个宇宙当中,泰勒·约瑟夫是一位在空余时间穿异装的管道工,他从未考虑过有没有其他宇宙,但这也意味着也有无数的世界是这个世界的像素级复制品,如果是这样,没有人应该感觉自己是特别的。”泰勒哼了一声。“你当然可以争辩说,可能没有平行宇宙这样的东西,但是即便如此,在你的过去,现在或者将来,还是会有一个和你同名的人,而且我读到每个人在这个地球上都有一个doppelgänger[1],虽然这两个人可能不同时存在。“泰勒叹了口气,“那么独特又有什么意义?”

保尔森博士盯着他看。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喜欢你的名字?”

泰勒笑了一下。 “一个很冗长的版本,是的。”

“这很有趣,”保尔森博士告诉他。 “以后我肯定会多思考你说的这些话。”

“好的,”泰勒坦白地说。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至少思考一次。令人深思,你知道。”


注:[1]:doppelgänger,德语单词,指相貌相同的人。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