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感觉怎么样?”有一天乔什问道。

“你谁啊,保尔森博士吗?”

乔什揉了揉眼睛。“来啊,泰。”他说,把折叠刀递给泰勒,“来跟我说说,用‘正常’的词。”

泰勒盯着刀,在手掌上他感到温暖和沉重,像丝绸撒在满是露水的草地上。

“跟我说说吧。”乔什又说。

泰勒打开刀片,在树屋的木地板上滑来滑去。

“‘正常’的词。”他低声对自己说,试图想出一个词,能够描述自己的感受。

T-E-R-R-I-F-I-E-D(害-怕)

“害怕。”乔什说,“为什么?”

泰勒耸了耸肩,清掉刀片上面的木屑,收起刀、递给乔什。

“不知道。一直就感觉害怕。”他说。

“为什么?”乔什又问,“怕什么?”

泰勒又耸了耸肩,“怕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

乔什皱眉,“没什么好怕的。”他说。

“那我为什么会怕呢?”

乔什小小地、温柔地笑了,“橙绿紫。”他说。

泰勒叹了口气,手指沿着地上的刀痕滑动着。

“我不是。”他嘟囔着,“真不是。”

“你就是。”乔什说,“就像拉长的橙色棉花。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才是天底下最棒的好事。”

“害怕。”泰勒说,摇着头。

“可能会有点怕,”乔什说,“但是,或许下一秒发生的才是你能够想得到的最棒的事情。”

“但如果不是呢?”

“如果是呢?”

“如果不是呢?”

乔什向前倾,把泰勒的手指从刀痕上拉开。

“但如果是呢?”他轻声说道。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