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在卧室里醒来。母亲坐在他床边,睡着了。她握着他的手,几乎把他的手握痛了。

他望着窗外。太阳正在西沉。他眯起眼睛。

“记住我,”他低声说道。

他的妈妈在他旁边哼了一声,张开了眼睛。

“嗨,宝贝,”她喃喃道。

“嗨,”他说,还是看着窗外。

“你觉得怎么样?”他的妈妈问。

“累了,”他说。 “我可以,嗯,可以喝点水吗?”

“当然,”她说。 “我马上回来,别动,好吗?

“好的,”他继续盯着窗外的阳光。

“嘿,看着我。”

泰勒不情愿的看向他的妈妈。

“哪儿都别去。”她命令道。

“好的,”她抱了一下泰勒,然后离开了。

她刚关上门,泰勒就打开窗爬了出去,就像乔什过去做的一样。他跑进树林,皮肤突然包不住他的躯体了。

肮脏。肮脏肮脏肮脏。泰勒感觉到了,那种脏已经蔓延到了他的灵魂,那块角落就算用肥皂也洗不干净了。

他的脚沾着乌青黑色的水。他抬头看着一切都变成乌青色。他想大声喊出乔什的名字,告诉他,他现在懂了,他理解了,但乔什走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泰勒认为他的肺就要撑破了。

“对不起!”他尖叫着,“我现在懂了!我发誓!”

但是一切都变得更蓝了,一切变得越来越黑了,泰勒可以感觉到刺骨的寒冷。这种寒冷正渗入他的眼睛。他紧紧闭上眼睛,但它仍在渗入。他在颤抖,他在颤抖,他是这么、这么的脏。

泰勒慢慢意识到他正在恳求乔什回来,回到他的身边。但乔什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因为他不是真的,而泰勒是一个彻底疯掉的白痴,除了一个疯子的脑袋以外一无所有。而且,他是如此的肮脏,如此的放荡,而且他永远不会被爱。

“求求你了!”他尖叫起来,喉咙里发出尖锐的声音,他的喉咙似乎被这几个字被撕开了。 “哦,求求你了!”

这个词在森林间回荡,在树木之间震荡,泰勒可以感觉到这个词穿进他身体里,覆盖在他的骨头上面。他的每一根骨头都在振动着,发出:“求求求求你了”。

“你在哪?!”他尖叫着,“我需要你!我他妈的需要你,噢,求你了!”

他把双手搁在头上,扯着他的头发,抓着他的皮肤。他脸颊的柔软皮肤被划破了,他以为痛苦是他经历过的最真实的感受。他疯狂地抓着他的脸、脖子和双臂。那感觉真痛。那感觉真他妈痛。他在哭泣,但他也在笑,因为这不就是天底下最棒的事情吗?

“我是真的!”泰勒尖叫。他责难着把手指向天空。 “我他妈是真的,为什么你不是?!”他倒在寒冷,寒冷的地面上。 “为什么你不是真的?!”他尖叫起来“为 – 什 – 么 – 你 – 不 – 是 – 真 – 的?”他责骂着,用头撞着地。

泰勒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发现自己正趴在树屋前面。他们的树屋。他闭上眼睛,让回忆在他们眼前放映。接吻,抚摸,哼唱摇篮曲 – 从来就不是真的。

从来就不是真的。

泰勒哽咽了。他痛苦地叫了一声,站立了起来。他爬进了树屋里。

树屋里安静得很,一丝光也没有。空气很沉重,泰勒什么也不说。他坐着,看着眼泪滴落在在木地板 T-E-R-R-I-F-I-E-D 的刻痕里面。

乔什的打火机在泰勒的鞋子边上躺着。他慢慢的拿起来,把它点燃了。火焰在黑暗中发出光亮,泰勒看着手中的火焰走向了墙边。

他停了下来,看着木头慢慢烧焦、变黑。就这样过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但突然间,泰勒看到木头燃起了火。他关上打火机,看着,呆住了。火烧得越来越大,爬到了天花板上。

泰勒仰躺着,看着火慢慢地吞没屋顶。树屋里的烟雾越来越多。

他心里的某个部分在拉扯着他,大喊着他应该在窒息或者烧死之前快点逃出去。他没理睬。他不在乎了。

泰勒睡着了。周围的一切都烧了起来。

他不在乎了。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