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说:“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为什么你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呢?” 保尔森博士说。

泰勒耸了耸肩。 “只是性,”他说。 “有很多孩子都有过经历。”

“大多数孩子都有过,是因为他们喜欢性,”泰勒的妈妈轻声说。

“但是我很喜欢,妈妈,”泰勒皱着眉头说。 “我喜欢。”

他的妈妈盯着他。 “你 – 你喜欢?”

“是的,”他说。“怎么了,我不应该喜欢吗?

“嗯,不,我的意思是…”

“什么意思?” 泰勒追问。

保尔森博士说:“我们以为你永远不会享受性生活了。在克雷格博士的事情发生以后,就不再会了。”

泰勒愣住。

“但克雷格博士,”他顿了顿,咽了口口水,“他只是打了我,对吧?

“哦,天啊,”他妈妈说,把头埋在手里。 “哦,泰勒。”

“妈妈?” 泰勒轻声说,突然如此害怕。

他的妈妈摇摇头,把脸埋在泰勒父亲的肩膀里。

“爸?”泰勒轻轻地问道,他的父亲用力咽了口口水,把手和妻子紧紧握住。

“泰勒,克雷格博士,”他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克雷格博士……”他摇摇头,看着保尔森博士。

“泰勒,”保尔森博士说,他平常冷静的表情带着不安,“克雷格博士打了你,没错儿。但是,嗯……”他的手挠着稀疏的头发。 “他……嗯,他侵犯了你。性侵。”

泰勒往回缩了一下。

“他 – 他强奸了我,”他说道。

“骚扰了你。是的。”保尔森博士轻声说,眼睛充满了哀伤,像公鸡的哀啼。

“我不记得了吗?”泰勒问。

保罗森博士说:“对于这么小的孩子来说,这种创伤太严重了,泰勒。 “你把那些记忆压了下去。那并不奇怪。”

“但没有人跟我说过吗?”泰勒问。

“我们觉得没必要打扰你,”保尔森博士解释说。 “这只会伤害你。”

“泰勒。很抱歉,”他的妈妈泪流满面。 “非常抱歉。”

“对不起,对不起,”泰勒自顾自嘟囔着。 “每个人都他妈的对不起。”

“就是这时候,乔什出现了。”保尔森博士说。 “克雷格博士成为你的治疗师后不久,你就开始说到他了。”

“所以说呢?”泰勒问。

“泰勒,”保尔森博士轻声说,“乔什是一种应对机制,他不是真的。”

“不,”泰勒想说。但是一切都明了了。 “哦,哦,不,”

“我很抱歉,”保尔森博士说,脸上充满了歉意。

“但是…但我们…”吻过。抚摸过。缠绵过。那是真的。

不是吗?

泰勒把头埋在他手里。没有人见过乔什。没有人可以证明他存在。

见鬼,泰勒都不知道乔什姓什么。

天,呐。

“泰勒,”他妈妈说,“你要什么东西吗?你需要什么?”

泰勒慢慢地摇着头,把指甲的尖角捅进膝盖。

“不,不,”他说,闭上眼睛。”不要。”

“泰勒,”有人说。他不知道是谁,因为他的耳朵里面变得一片模糊了。

“饭菜都下了毒,”他低声说道。

一切都跌入了黑暗。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