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泰勒告诉母上他和乔什上床的事情,母上就没有让他离开她的视线。

他希望乔什明白他为什么还没有和他和解。

母上除了打了几个电话,和父上说了几句话,其他时候都守在泰勒身边。

车库门开启的声音传来。“我要招呼一下你的弟弟妹妹,好吗?”母上说, “我马上回来。”

泰勒慢慢点头。

他可以听到母上招呼弟妹,这时客厅窗门上响起了一声敲击。他看着乔什站着,小心翼翼地挥着手。

泰勒跑到窗前,打开窗户。

“嗨,”他小心翼翼地说。

“来吧,”乔什说,指了指后面的树林。

泰勒咬了咬嘴唇。他说:“我妈回来,看到我不在这里,她会吓坏的。”

乔什叹了口气。“求你了?”他说。 “对不起,泰勒,我没想对你大喊大叫的。对不起。对不起。”

泰勒叹了口气,望了望窗外。 “好吧,”他喃喃道,爬出窗外。

“嗨,”乔什轻声说,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 “我们可以聊聊吗?”

“好的,”泰勒说,他们手牵手走进森林里。

“我很抱歉,我这么对你发火,”他们藏进了树林,乔什立马道歉。

“我很抱歉,我说我明白你,”泰勒说。 “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

乔什微笑着,C 大调嘴唇变得有些伤心。 “每个人都对不起,”他低声说道,泰勒轻轻的吻过他。

乔什闭上眼睛。他看起来很平静。

“唱歌吧,”他说,眼睛依然闭着。

“什么?”泰勒问道。

“唱歌吧,”乔什重复。

“你要我唱什么?”泰勒不解。

乔什耸了耸肩。 “每个人都会唱的歌。”

“嗯。”泰勒停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能想到《一闪一闪小星星》。

泰勒唱完后,乔什终于睁开眼睛。 “谢谢你,”他说。

“没事,”泰勒说。

他们走得更深了,双手依然紧握在一起。

“你有没有注意到,”乔什开始,眯着眼睛看变暗的天空,“当你眯起眼睛,一切都变了?”

“是的,”泰勒说。 “但不是猛地一变,只是变得让人不安。”

“是啊。”乔什抓住他的手指。 “就像那个家伙,遮着脸,红色 – 八月的……名字。

“嗯,”泰勒思考着。 “呃,雷内·马格里特[1]?”

“是的,就是他,”乔什说。“一切都不一样了。”

泰勒慢慢的点点头,眯着眼睛看着森林。到处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影。他颤抖着,回头看着乔什,他看上去不太一样了。

“你看上去变了,”泰勒没多想就说。

乔什僵硬了,泰勒以为他又要发脾气了,但乔什只是紧握着泰勒的手。

“没关系,”他低声说,“只要你记得我。”

泰勒也紧紧抓住乔什的手。

他们走得很沉默。充满了绿橙色。泰勒都可以尝到这种味道。

“如果这不是真的呢?”泰勒突然说。

乔什皱眉,“怎么不是?”

“如果这一切都是我心里想的呢?”泰勒说。乔什直起头。

“嗯,这当然都是你心里想的。”他说,泰勒眨了眨眼。

“什么?”

“这都在你心里,”乔什说,打手势。 “但这并不是说这就不是真的。”

泰勒叹了口气。“是,但是如果所有这一切 – ”他做了个手势,“只是我想象出来的呢?”

乔什耸了耸肩。 “那还是真的,不是吗?如果你能看到它,如果你能感觉到,为什么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泰勒皱起了眉头。 “别人好像都说这不是真的。”

“所以呢?”

“所以,也许你不是真的。”

乔什冻住了,看着泰勒。 “什么?”

“也许你不是真的,”泰勒重复了一遍。

乔什摇头, “不,别这样说。

“所有人都告诉我,你不是真的。”泰勒说。 “我的精神科治疗师,我的心理医生,我爸妈 – ”

“别听他们的,”乔什坚定地说,盯着泰勒的眼睛。 “别听他们的。你可以看到我,对吗?你能听到我说的话,是吗?”他握住泰勒的手。 “你能感觉到我的温度,是吗?”

“是幻觉?” 泰勒问道。

“你的幻觉亲了你一口?” 乔什反驳道。

泰勒挣脱开乔什的手。乔什把头埋在他手中。

“泰勒,我是真的,”乔什拍。 “你听到吗?

“让我想想!” 泰勒大叫。

“我告诉你要记住我!” 乔什咆哮, “你自己有这么想吗?我真的只是你的想象吗?”

“闭嘴!” 泰勒尖叫,双手捂住耳朵。 “闭嘴闭嘴!”

“听我说!”

“你不是真的!”

“我是真的!”

“你不是真的!”

“我是真的!泰勒,听着 -”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 -”

乔什反过手来,给他脸上来了一下子。

他们都愣住了。

“你 – 你 – ”

“泰勒,”乔什喘了口气。 “泰勒,我很抱歉,我不是 – ”

“离我远点。”

“哦,泰勒,我很 – ”

“别烦我了!” 泰勒尖叫,“离我远点!”

“泰勒,对不起!

“离远点!” 他尖叫着,跑向他的家。

“泰勒!”

泰勒尖叫,眼泪流下他的脸颊。 他跑回家他家门口的灯光下,敲门。泰勒的弟弟给开了门。

“泰勒!妈妈很担 – ”

泰勒跑进屋子,啜泣着冲入他的房间。 他瘫倒在床上,甚至都懒得锁门了。


[1]:勒内·马格里特(1898年11月21日-1967年8月15日)是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并且因为其超现实主义作品中带有些许诙谐以及许多引人审思的符号语言而闻名。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