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怎么了?”泰勒的妈妈问。

“嗯?”泰勒说,抬起头。

“你坐了一整天了,”她说,坐在沙发旁边。 “出什么事情了?”

“嗯,”泰勒说。他试图阻止自己,但这些话突然涌出来。 “乔什和我做了爱,知道吗?在这之后,他的脾气就很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昨天我们吵架了,因为他说一切都是乌青色的,而我赞同了他的话。他就生气了,因为我根本不懂,而他说得对。我不知道一切都是乌青色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一直在大喊大叫,妈妈,他在家里受了很大的伤害。我想帮助他,但我做不到,而这太痛了。“

“你 – 你和乔什上床了?”

泰勒抬头看到他母亲的脸一片残白。

“是的,”他慢慢地说。 “我刚刚说了,对吧?”

“泰勒,”母上紧张地说,紧紧抓住他的手,抓得泰勒的手有些痛,“痛苦吗?

泰勒感觉到他的脸扭曲了,露出了错愕而厌恶的表情。 “什么?”

“当你和乔什做爱时,痛吗?”他妈妈说。 “他弄痛你了吗?

泰勒皱眉,“嗯,有点,但是我没有真的注意到。”他认真地想了一下。“第二天坐下来挺痛的。“他真的说。

他的妈妈看起来很恐惧。 “哦,泰勒,”她低声说道,把他抱起来。 “我很抱歉。”

“什么?”泰勒说,困惑。为什么她很抱歉?性不是好事吗?那感觉很好。

“没关系,”泰勒妈妈说,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这里很安全。”

泰勒坐在那里,一头雾水。 他不应该享受性吗?

他的妈妈在他的头发上一只手。 “你没事,没有人会伤害你,不再会了。”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