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泰勒说,他立刻希望他把这些话推回嘴里,因为乔什的摩卡眼睛变黑了。

“你说什么?”乔什轻声说,C 大调嘴唇拉回裸露的虎哮的牙齿。

“对不起,乔什,”泰勒马上说。

乔什呼着气,他呼气的样子泰勒只能用红绿橙色来描述,就像一条锯齿状水晶制成的床上的溪流。万分危险。

“对不起,”泰勒重复。

“你不 – ”乔什深吸一口气,“你不会懂的,好吗?

“我-”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乔什咆哮着,“害怕回家。你不知道要害怕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感觉。”他站起来,在树屋的狭窄空间里快速的踱步。 “你不知道每当爸爸喝醉了,看到什么摔什么,你的母亲抽高了,管不了那么多。你不知道用你的身体来保护你的姐妹,你的小弟弟,这是什么感觉。你不知道,当你暴怒的父亲拉出腰带、要找个人发泄时,那种恐惧的滋味。你不知道当一个在廉价酒精和愤怒驱使下的成年男人使出全身的劲来抽你是什么样的感觉。那么让我告诉你些事情,泰勒。”他停下来,转过眼睛看泰勒。 “那种感觉好痛。”

泰勒狠狠吞下一口口水。“我很抱歉 – ”

“对不起,对不起,”乔什嘲笑。 “每个人都对不起。”

他又开始走着。 “一切都是乌青色的,”他又说。他停下来,皱着眉头。 “对我来说,”他补充道。


由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