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泰勒对乔什的嘴里喘了口气,“乔什。”

“怎么了?” 乔什喃喃地说,他扭了一下手指。泰勒尖叫。

“像是 – 像是 -”泰勒转过头,撞到树屋的木地板。 “我可以品尝到 – 啊…”

乔什吞下了他的呻吟声,完美的 C 大调嘴唇压向他。泰勒再次呜咽起来,抬起他的臀部。

“乔什,”他喘气。

“泰勒,”乔什说,他的嗓音温暖而低沉、像蜂蜜和鸟鸣、甜美的暗橙色。

乔什的手指在泰勒体内轻柔地翻动着。泰勒一阵阵地喘息和呻吟。他可以品尝到一种接近金属的味道。他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但他太、太、太想要了。

“请……”泰勒低声说。他都不知道他在恳求什么。乔什的手指撑了起来,另一种味道猛地涌向泰勒,让泰勒惊得发出一阵呜咽。

“嘿,”乔什说,停了下来。 他用柔软、蓝天色的双手捧起泰勒的脸颊。 “你还好吗?

“没事,”泰勒摇摇晃晃地说。 “没事,我没事。

乔什在他的额头按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如果你受不了了,就告诉我,好吗?”

“好的,”泰勒低声说。他的手指抵着乔什的手指,乔什微笑着,C 大调般甜美。 “来吧,”泰勒说,喉咙突然干了,“你可以 – 啊。”

乔什慢慢地振动着他的手指。泰勒不太清楚他在做什么,但是他很在行。

他感到他的静脉注入了一种柔软的味道:火热、急切、红黑色的天鹅绒。他呻吟着,挤着乔什的手指。

“太棒了,”泰勒哼了一声。 “是 – 这次不是金属,但也快了,是天鹅绒,还有 – 啊……”

“嘘,”乔什轻声说。 “我知道。”

乔什慢慢地拔出手指。怅然所失的泰勒皱起了眉头。

“怎么啦?”他问,但是乔什突然翻过泰勒的臀部,施加一种温暖而坚决的压力。 “哦。”

“好吗?”乔什喃喃道,用宽大的摩卡眼睛向下看着他。

“好的,”泰勒肯定地说。 “好。”

乔什轻轻地进入,降 C 调的嘴唇藏在虎哮的顶牙下面。

泰勒被慢慢填满。他的眼睛转了回来 – 它在燃烧,但它像咖啡里的奶油,如红色罗宾羽毛,而且他没事。

“好吗?”乔什耳语。

“很好,”泰勒说道。他闭上眼睛。乔什抬起泰勒的臀部,那么的轻柔。泰勒嘴里柔软的味道越积越多。他喘不过气来。 “哦!哦,啊……”

乔什又一次吻他,泰勒用力地回吻。

“你,啊,”乔什向泰勒的口中呻吟着。 “你真,哦,哦…”泰勒亲吻他,吞下了他的呻吟声。

乔什开始缓慢而稳定地振动他的臀部。泰勒发现自己随着他的节拍,振动着下体。乔什每一拍都在泰勒的体内击打着,泰勒忍不住发出低声的呜咽。

“告诉我,”乔什哼了一声,“如果太过了,就告诉我。”

“过了,”泰勒低声说。 “继续来吧。”

乔什轻轻地笑了起来,但是有点担心。

泰勒的手伸进乔什柔软的蓝色头发,轻轻地抚摸着。乔什呻吟着,手指按在泰勒的肩膀上,泰勒的双腿抱着乔什的腰。他的臀部略微向上抬起。乔什的击打更加用力了,泰勒发出一阵呜咽。

“来吧,”乔什贴着泰勒的耳朵咕囔。 “我可不可以…?”

泰勒都不知道乔什要求什么,但他把下体和乔什贴得更近了,一声惊叫,乔什断断续续的继续击打着。

“…你没事儿吧?”泰勒问。

乔什喘着粗气。他的手向下伸,罩住泰勒的 – 噢哇。

“我很好,”他说着,手动了起来。

“收到。”是泰勒的答复。

他向上摸索着,张开手臂,裹住乔什的背,紧紧地抱着。那种柔软的味道更加浓烈了,他呻吟了一记,让牙齿沉没在乔什的锁骨。

“哦,天啊,”他喘气了。 “哦,天哪。”

泰勒的静脉中充满了天鹅绒,口中品尝着柔软的味道。他听到一声低沉的哼哼,完美的升 G 调。

泰勒的喉中发出高声的呻吟。乔什的嘴唇从颚骨一路下到脖子。

“来吧,”乔什喃喃道。 “就快到那里了。”

泰勒都不明白乔什在说什么了,他要到哪儿了,但他的问号都淹没在这一切嘈杂的热切中。

乔什扭动着手,拇指来回摩擦着。泰勒嘴里的柔软的味道突然变得实在太多了,他对着乔什的肌肤,大声地呜咽了一声。

“没关系,”乔什低声说。 “放开吧,放开吧。”

泰勒放开了。

他在坠落、下沉。他可以感到自己在颤抖。他的嘴里的柔软味道终于爆发出来,化成一声高亢的呻吟 – 他从没发出过的声音。他伸出双臂,一只手撞到了墙,他感觉到他所有的肌肉在一张、一合。

升 G 调的声响越来越大,直到他终于尖叫着、呻吟着、呜咽着。等到泰勒的声音终于低了下去,乔什口中嘀咕着云朵般柔软甜美的话语。

“噢,”泰勒说,一旦他终于可以说话了。

“嗨,”乔什对着泰勒的脖子说道。

“嗨,”泰勒的耳朵嗡嗡作响。 “那是 – 那是…”这是第一次泰勒有一种他无法描述的东西。

“是的,”乔什说,亲切地吻他。 “我知道。”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