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雨,”泰勒说。

乔什缓缓点头。

“有些……”泰勒停下,找着合适的词。

“清脆。”乔什说。

“没错。”泰勒点头。

“是……”乔什皱眉,“红色的?是吗?”

“差不多,”泰勒说,“还带着一丝橙色。”

“是哦。橙色。”乔什指了指泰勒,“对头。我总是忘记这个。”

“好多东西都是橙色的呢。倒是。”泰勒说,皱着眉。

“我那边就不是。”乔什阴阴地说,“一切都是乌青色的。”

泰勒畏缩了一下。“我都不敢想。”

“别。”乔什肯定地说,“别想了。”

泰勒微微地颤抖了。“相信我。我也不想的。”

乔什点头。“那就好。”他突然坐直了,抬起头来。

“我妈来了?”泰勒问。乔什点点头,站起身来。

“别说太多,好吗?”乔什问道,关上衣柜的门。

“好。”泰勒对空荡荡的房间说道。

轻轻的敲击声从房门传来。母上把头伸进来。

“你在干什么啊,泰勒?”泰勒的妈妈打量着房间,问道。

“和乔什说话。”泰勒告诉她。他立马就后悔了。

“泰勒。”母上叹了口气,“乔什不是真的,记得吗?我们谈过这个问题了。”

“你说得对,妈妈。”泰勒点头,“对不起。”

“泰勒,我……”母上停顿了几秒,神色摇摆,“别对不起,好吗?只是乔什不存在。”

“好。”泰勒说到,等着她出去,好让乔什回来。

母上看着泰勒,眼中有些黄蓝红的颜色。他忘了别人会怎么称呼这种神情。乔什就知道。

“泰勒,你明天有个预约,记得吗?”泰勒妈妈说,“和保尔森博士的。”

保尔森博士有很多记号笔、棋盘和一抽屉的糖果 – 它们尝起来像金属、肥皂和浸在蜡油里面的品红 – 这一刻的味道,泰勒谁也不会告诉。

“好的。”泰勒点点头。

母上咬了一下嘴唇。“那好。泰勒。记得吃饭,好吗?“

“好的。”泰勒附和道。母上关了门。

乔什马上打开了衣柜的门。

“保尔森博士。”乔什说,带着嫌弃的语调。

“你为什么不喜欢他?”泰勒问。他看着乔什在泰勒的书架上安坐下来。

“他听起来挺……”乔什咬起嘴唇,寻找合适的词,“我是想说紫绿色的,但我漏掉了什么东西,对吗?”

“粉色。”泰勒马上说。

“是,是。”乔什说。他做了个鬼脸,“我不喜欢你去那里。”

“你宁愿我回到克雷格博士哪儿吗?”泰勒问道。

安坐在书架上的乔什狠命往回缩了一下。

“不!”乔什激动地叫道。“不,不,千万别!”

“我开玩笑呢。”泰勒伸开胳膊躺回床上。

“开个玩笑。”乔什喃喃自语道,听起来很恼怒,“别拿这个开玩笑了,行不?”

“行吧。”泰勒说,忽然想起了他和妈妈之间的对话。吐司抹上黄油的声音,平淡如水、紫红色的接纳。

“真的,别。”乔什说。他从书架上面跳下来,一把抓住泰勒的手。“求你别开这个玩笑了。这……不好。”

“你说得对。”泰勒服从了,于是乔什的嘴唇贴紧了泰勒的手。

“别开这个玩笑了,泰勒。”乔什反复咕囔着。

乔什的嘴唇念叨着泰勒的方式让泰勒感动了。他想都不想就服从了。


SoloChaos 创作并首发于《Archive of Our Own》(原文链接)。由 martin li 翻译。

←回到〈留在原地,唱首歌〉的目录。